『美好糖衣下的殘酷真相』

《歡迎光臨奇幻城堡》的導演西恩貝克,2015年時大膽嘗試以3iPhone 5S拍攝《夜晚還年輕》,以跨性別者的故事驚艷日舞影展。這次,將故事線從洛杉磯的夜晚拉到陽光燦爛的佛羅里達州,鏡頭聚焦於生活在「奇幻城堡」的貧困單親家庭。前者以熱鬧非凡的洛杉磯對比狼狽的跨性別娼妓;後者則以希望之地迪士尼對比無法翻身的貧窮階級,儘管描寫的題材不同,但卻再再顯示出西恩貝克對社會弱勢的溫暖關懷。

 

故事從片中六歲的主角夢妮與他的媽媽海莉居住的「奇幻城堡」展開,他們所居住的地方就緊鄰著世界最大的迪士尼樂園,因此周邊充斥著以繽紛色彩呈現的商場、冰淇淋店、餐廳,並充滿夢幻樂園般的快樂氛圍。但即使距離「世界上最快樂的地方」如此接近,這裡卻住著一群同樣掙扎於社會底層的無產階級,幾個街區的距離,在社會階層上卻是無法跨越的鴻溝。

 

雖說是描寫社會底層的電影,但劇情並沒有著重於貧窮生活的慘況,反而以夢妮與他的朋友們為視角,經由他們的夏日探險,讓觀眾直視城堡裡這群人的生活。孩子們任意穿梭於大型建築物、享受冰淇淋的滿足模樣,讓人同樣陷入這個夢幻的童真世界;但與此同時,髒話連篇、過度行為卻又讓人感到隱隱不安。作為母親的角色來說,海莉的確是失職的,她本身生活就已經接近脫序,甚至需要依靠著偷竊、賣仿品維生才能勉強度日,社會的壓迫讓她甚至無法給夢妮一個穩定生活,更別說是良好的教育,但她對夢妮的溫柔卻能在各個小細節顯現,就算被迫仰賴援交才能繳交房租,她也不希望讓夢妮發現,艱困的生活中海莉仍然以她的方式守護著夢妮。

 

而電影中也刻意凸顯出夢妮與其他小孩的不同,撇開家教來說,夢妮相較其他人卻又更早熟,不管是度蜜月的夫妻、或是與巴比的對談,她都可以明顯的察覺出他人的情緒。當電影的最後,兒童管理處的人希望將她帶離,即便夢妮不懂大人的說法,但卻意識到她與海莉即將分開,她著急地跑去找珍希,卻無法清楚解釋情況,只能不停的哭著,過去她不論如何被大人責罵也毫不畏懼,天不怕地不怕的形象在這一刻被打破,第一次顯得茫然無助,卻是因為要與海莉分開。最後總是處於被動的珍希一反常態地牽起夢妮,帶著她一路奔向迪士尼樂園,攝影師運用手持機器跟拍,使畫面不斷出現殘影以及晃動,反映出夢妮與海莉兩人未來的不確定性,而這也是正牌迪士尼第一次於電影中出現,或許對孩子們來說,不論遇到什麼難題,迪士尼永遠是他們的最佳避難所。導演也以此為結尾,給他們一次充滿夢想、希望的結局。但儘管導演並未明說,我們卻對背後的各種問題心照不宣,海莉之後會如何?他們生活的錢該如何來?夢妮何去何從?夢妮跟海莉看起來快樂的生活下,有多少現實問題需要考量,貧窮才是一切的根源,所以海莉的反叛脫序實際上也是一種對社會的控訴。

 

從設定上來看,充斥繽紛色彩的《歡迎光臨奇幻城堡》使用大量對比,不斷從小孩的歡樂時光反映出大人的生活困頓,乍看下七彩的城堡外觀,隱藏的卻是連觀光客都嫌棄的骯髒內在、蜜月夫妻原本要訂樂園的房間訂到城堡卻慌張失措、海莉偷遊客的樂園手環只為籌措房租等⋯⋯電影中夢妮帶著珍希去他的秘密基地看他最喜歡的一棵樹,提及「你知道為什麼我最喜歡這棵樹嗎?因為他倒了,卻仍然繼續生長。」這不就是這群急欲掙脫貧窮生活的人們寫照,即使面對一團混亂的人生,卻仍然尋求各種足以生存下去的機會。

《歡迎光臨奇幻城堡》採用素人演員作為主角,並以接近紀錄片的方式呈現,魔幻的視覺卻完美呈現出社會寫實感,觀看的同時,彷彿也一腳踏進奇幻城堡的每個日常。雖然劇情故事性較低,中後段顯得較為薄弱,但如此沈重的議題,卻能夠藉由夢妮的美好冰淇淋夏日展開,帶來溫暖的正能量的同時,卻也逼得我們直視,到底社會上還有多少個夢妮跟海莉?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地下電影 的頭像
地下電影

地下電影 Underground Film

地下電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