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從前從前……」吉勒摩戴托羅每次都以童話故事的溫柔口吻作為開頭,但童話背後總帶有對社會的反思批判。

《羊男的迷宮》以西班牙內戰作為背景,儘管其中對地下王國的奇幻異想讓人著迷,但裡頭對人性的灰暗描寫卻讓人無法直視,這次《水底情深》的背景則拉至美蘇冷戰時期的1960年代,從蘇聯發射第一顆人造衛星後,美蘇之間展開科技以及太空的強烈競爭,不只國與國的對立,人與人之間也瀰漫著一股疏離以及不安。這次,導演吉勒摩戴托羅循著自己對於魔物的奇想,加上過去他的作品一貫擅長的暴力、血腥、殘酷元素,架構了一個以愛為名的成人童話,卻掩蓋不了導演想傳遞的滿滿溫柔。

 

電影一開始即建構出女主角伊萊莎與「水」的強烈連結,揭示整部片以水為主要意象。她夢到自己在水中、她將水煮蛋丟入滾水作為午餐、她在浴缸自慰,每日的重複作息都暗示著她與水的關聯,而她與不得志的同性戀畫家好友嘉爾,一起住在電影院樓上的舊公寓內,伊萊莎不能說話,嘉爾是同性戀,他們同樣因為不被人了解而感到寂寞,但她單純平凡的日子,卻因為意外發現實驗室的魚人而起了變化。

故事中曾提到,在魚人的故鄉亞馬遜河當地,被原住民奉作為神的象徵,但被捕到美國之後,在冷戰時期卻只被視為用來研發科技、突破太空競賽的「資產」。電影中的反派,理察上校無時無刻都攜帶著電擊棒,來彰顯自己的威嚴及權力地位。他所表現的就是惹人厭的中產階級,重視物質慾、崇尚權力,甚至更自栩為神,縱使他不斷透過《聖經》中的故事「參孫與大利拉」想要捍衛自己的地位,但最終仍得臣服於人魚擁有超乎人類能力,真正的「神權」底下。相較於上校對於魚人的殘暴,伊萊莎則的肢體顯得溫柔,他用非語言的符碼與魚人交流照樣流暢,先是以水煮蛋建立關係,之後以手語、音樂、舞蹈進行情感交流,她與魚人之間,互相滿足彼此慾望,以最純粹的方式理解對方,不需要語言也能溝通,看見彼此最真實的樣貌,而科學家在一旁發現了魚人能夠溝通、近似於人的情緒反應,也見證了他們的愛。

 

而當伊萊莎發現政府希望將魚人解剖進行科學實驗時,過去給人柔弱形象的她,決心挺身而出要將魚人將地牢中救出。這場救援行動串起了伊萊莎身邊這些看似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勢者:身體缺陷的啞巴、深受種族歧視困擾的黑人、衰老而不被接納的同性戀者。同樣遭遇社會施加的無形暴力,更使得他們團結一致對理察上校所代表的掌權者進行反抗,他們尋求自由,尋求解放,拒絕囚禁、拒絕被權威宰制。在這導演埋藏各式線索,隱喻著社會上的弱勢族群,總是需要挺身而出,對主流、對掌權者的漠視進行抗爭,然而這些毫無權力被社會邊緣化的人,往往卻是最富有同理心的一群,如此充滿勇氣的行動賦予這些無聲之人強大的力量。

《水底情深》中的色調運用也富饒意味,舊公寓中伊萊莎的房間是以青色、藍綠色為主色調,並由老舊的弧形傢俱所組成,規律的傢俱、規律的生活,她的日常就在自己一手打造屬於自己的空間中度過。而嘉爾的房間則是以金黃色為主色調,代表他溫暖的性格以及同理心,甚至連心愛的貓咪被魚人給吃掉,只淡淡得說道「原諒他吧,他還有野性...」沒有多說一句責備的話。綠色則毫無疑問是本片的核心,片中曾提及「Green is future 」,因此政府的實驗室同樣以綠色為主,對比起伊萊莎的房間卻充滿潮濕的不安感,上校的凱迪拉克、檸檬派、員工制服、甚至果凍,也是由不同深淺的綠色構成,這些都象徵著不確定的未來,而當伊萊莎與魚人發生關係後,她的髮圈、上衣都變成了代表愛情的紅色。

就連嘉爾的手繪海報,都被要求改用綠色系呈現家庭氣氛,他照做之後,卻仍被打回票,廠商口中的「未來感」最終只是謊言,具有溫度的手繪海報事實上再也不被關注,取而代之的是攝影技術的發展;而電視以黑白的形式首先出現,也讓充滿感官體驗的電影院變得冷清,這樣的對比更顯現導演對現代科技的反思,裡頭角色對科技以及未來的追求,若只是為了能成為人人稱羨的菁英,虛有其名的「未來」,這些對物質以及科技的一味嚮往是否真有其必要?隨著代表「未來」的凱迪拉克被破壞,就能傳達導演真正所要表達的想法...

最後回歸於《水底情深》主軸,伊萊莎與魚人,即便沒有語言作為媒介,卻沒有失去溝通的能力,仍能跨越物種、包容彼此的差異,談一場浪漫而純粹的愛情。相對而言,掌握語言能力的我們,愛情卻顯得更加困難,嘉爾為了服務生每天吃檸檬派,仍被無情拒於門外,而瑟達與老公的婚姻,也不得不以謊言維持。擁有語言能力的人,經常不願意溝通,反而被剝奪發聲權的人們,卻能盡力讓別人理解。最後伊萊莎與魚人在水中相擁的唯美畫面,導演展現出對世界的無比溫柔與希望,也完成他童年時的小小願望,將他對《黑湖妖潭》的完美想像,透過《水底情深》畫下一個完美句點。

 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地下電影 的頭像
地下電影

地下電影 Underground Film

地下電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