由排水管引起的口角,演變成國家等級種族仇恨,這樣聽起來何等荒謬的故事,在,《你只欠我一個道歉》黎巴嫩裔的導演Ziad Doueiri卻能將事件由小至大層層堆疊,也許對於身在遠東地區的我們,對於中東政治一知半解,依然能透過精采的法庭戲與雙方辯駁,完全貼近中東世界的種族與歷史糾葛。

一句王八蛋,揭開黎巴嫩的種族爭議與傷痛。東尼是個政治狂熱的黎巴嫩公民,他崇拜政治領袖,積極參與各式的造勢活動與演講,台上政客說得口沫橫飛,他激昂的點頭稱是,東尼認同他的國家,堅持自己的信仰;而葉瑟則是個奉公守法、勤奮工作的的巴勒斯坦裔工頭,為了東尼家陽台外露的水管起了口角,葉瑟就是太過盡忠職守,這份好意在東尼眼裡卻是不屑至極,只因他是來自巴勒斯坦的難民。

 

除了爭議主角之外,兩名律師加入戰局,更使得雙方對峙增添變數,雙方唇槍舌戰,替委託人辯護,卻也是各自有其盤算。電影前半段東尼像是惡人先告狀,葉瑟一再隱忍、退讓,直到電影後半段才大翻轉。

「苦難不是任何人專有的」原來東尼的童年中,家鄉亦遭受到殘忍的屠殺,但是這段歷史卻鮮有人知,反倒是巴勒斯坦的「難民」,在黎巴嫩容易獲得同情,這樣的差距,讓他們在社會立足的身份有所不同。而這也說明了為何東尼一開始的固執、不肯退讓,在兩個人的心中,跟彼此和解,更需要的是平復自己內心的傷,才有可能得到真正的和平。

「沒有真相,沒有和解」若不是東尼那段傷疤沒有被公開,旁觀的我們可能認為他只為復仇,甚至是種族歧視,但透過公開與理解,正義才能終於被實現。此部片更顯示了一國的政治中,轉型正義之重要性,被掩蓋的真相若未明,只會讓仇恨無止盡的延續。

本片完美示範了如何將生硬的題材拍得動人,牽涉政治、種族、歷史的題材看似嚴肅,導演選擇將主軸聚焦於建立在人性上的「和解」,在法庭中、在兩人後續的「道歉」,兩位主角對和平嚮往,種族仇恨卻是深根蒂固的意識形態,間的拉扯,導演Ziad Doueiri用強大的戲劇張力、恰到好處而不煽情的影像設計,説出一個與種族議題包裝,實則是指引我們如何與自己和解的動人故事。

儘管我們不熟知中東文化以及當中政治與種族糾結,仍然能夠隨著導演的鏡頭走進入黎巴嫩的街頭,全片4個主角的戲份分配恰到好處,沒有一個人是冗員,演技超群、極為立體,法庭上的對話激烈辯駁,更是沒有一句話是廢話。同時《你只欠我一個道歉》的劇本非常精良,無論是角色設定或者是衝突的情節設計,層層堆疊、環環相扣,在全片,衝突不僅是肢體上的、言語上的,甚至主角們的內心糾結,都能透過劇情編排能夠理解,雖然最終惜敗《不思議女人》未能奪得奧斯卡最佳外語片,但仍無損此片議題性、娛樂性兼具雅俗共賞的價值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地下電影 的頭像
地下電影

地下電影 Underground Film

地下電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